麻子仁丸的神奇功效与作用_组成、功用主治与现代新用途

发布时间:2019-10-05 来源:春分节气养生粥

麻子仁丸

一、古方简介

【来源】《伤寒论》。

键【组成】麻子仁20g,芍药9g,枳实9g,大黄12g,厚朴9g,杏仁10g。

【功用】润肠泻热,行气通便。

【主治】肠胃燥热之便秘证。大便干结,小便频数,苔微黄,脉细涩。

二、临床新用

(一)内科疾病

1.急性支气管炎

【案例】某女,22岁,于1998年1月20日初诊。患者于1个月前受凉发病,初恶寒发热,咽痒咳嗽,痰白而稀,西医诊断为“急性支气管炎”,经西药抗生素、祛痰、镇咳剂治疗,效果不著。现证:咳嗽频剧,喉间痰鸣,痰黄而黏,不易咯出,咳甚胸痛,心烦难寐,小便自利,大便干硬,舌淡尖红,舌苔薄黄中心厚,脉弦细数。听诊:双肺呼吸音粗,肺底散在干啰音。X片示:肺纹理增粗。化验:白细胞12x10'/L。处方以麻子仁加味:麻仁、杏仁、枳实、厚朴、川贝各10g,白芍15g,大黄8g,鱼腥草20g,每日1剂,水煎服。二诊:服3剂后,症减大半。加减又服6剂,病愈[吴中,张玉占,张俊荣.《金匮要略》麻子仁丸临床新用体会.光明中医,2000,15(90):23~24]。

【按语】患者外感风寒,失治日久,里入阳明,化火伤阴。发热、痰黄、便干为肺胃火盛;痰黏不易咳,证明津液亏乏,但小便自利又说明阴虚不甚。投以麻子仁丸,加川贝和鱼腥草,用于化痰止咳、清热解毒,每获良效。

2.慢性支气管炎

【案例】某女,74岁。患者近2个月来,咳嗽胸痛,曾服中西药,收效甚微。诊见:咳嗽胸痛,痰少带血丝,不易咯出,咽干口燥,形体消瘦,神萎,食欲不振,肚脐部疼痛,按之痛甚,大便8日未解。舌淡红,苔薄,脉细软微数。此系患者年老阴亏,虚热内生,肠失濡润,大便秘结,腑气不通,肺失肃降,复感燥热之邪,耗伤阴液,最终导致阴虚燥咳。故治以滋阴通腑,润肺止咳,方用麻子仁丸合麦门冬汤加减。处方:麻子仁、麦冬、沙参、紫菀、百合各15g,白芍20g,生大黄(泡)、甘草各5g,枳实、黄芩、杏仁各10g。二诊:药进2剂,咳嗽大减,大便通畅。药已中病,恐大黄泻下伤正,厚朴温燥伤阴,故去之,又进2剂,诸症基本消失,继以麦门冬汤善后蒋卫东.麻仁丸治燥咳.江苏中医,1990,(5):25]。

【按语】本例治疗根据1“肺与大肠相表里”之原则,采取滋阴通便为主法治其本,配合润肺止咳法以治其标,标本兼顾,则咳嗽之症得以迅速向愈。

【案例】某男,48岁,干部。近年来由于精神刺激加之胸部外伤,遂感食道哽噎不顺,吞咽困难,先后做放射线钡餐透视、食道拉网检查,排除占位性病变,有长期便秘史。住院后先后服行气化痰、疏肝宽胸之剂无效。诊见:形体消瘦,面色晦暗,精神抑郁,唇燥咽干,吞咽困难,胸脘痞闷,饥不欲食,大便秘结,小便黄赤。舌质红,苔黄燥,脉弦数。患者述每次排便后,始感症状减轻,故投润燥通便之剂以试之。处方:白芍、蜂蜜(冲服)各30g,麻子仁20g,厚朴、枳实各15g,杏仁12g,大黄(后下)10g,旋覆花3g。二诊:服12剂,大便通利,咽部哽噎消失,余症均除。临床治愈出院[唐祖宣.麻子仁丸的异病同治.t浙江中医杂志,1985,(4):174]。

【按语】此例噎膈乃浊武汉哪家医院治癫痫病效果好阴不降,津液不能输布,大便艰涩所致。临床常见形体消瘦,面色晦暗,肌肤枯燥,吞咽困难,胸膈痞闷,大便干,小便频数或黄赤。舌质红而少津,脉细数等症。以本方加减治疗贲门痉挛、慢性咽炎、幽门梗阻等病,改厚朴为君,用量在15~30g之间,酌加旋覆花、代赭石,对非占位性病变所致的噎膈服后多能收效,对于占位性病变服后亦能缓解症状。

4.慢性胃炎

【案例】某男,69岁。患者有胃痛史20余年,近1月来加重,疼痛阵发加重,午后入晚为著,痛则脘部有块,嗳气,不欲食,脘中灼热,口干,小便稍频,大便干燥,曾服中西药治疗,效果不佳。诊见:患者精神不振,面色萎黄,气短懒言,脉弱,舌质红少津,苔薄黄。此乃脾津不足,肠有燥热久积所致。遂予麻子仁丸方改汤剂:麻子仁、生大黄(后下)各10g,白芍、枳实、川朴、杏仁各9g。每日1剂,水煎服。二诊:2剂后,大便变软通畅,小便次数减少,胃脘痛好转,饮食稍增。嗣后改用麻子仁丸,每日2次,每次1丸,1周后诸症消失而愈[申永和.麻子仁丸应用四则.中国民间疗法,2002,10(10):42~43]。

【按语】胃脘痛的病理变化,主要在于胃气阻滞,不通则痛。本例患者为肠道干燥,大肠传导不利,影响胃气和降,以致气机不畅,进而出现上述症状。麻子仁丸可益阴增液,润肠通便,服后肠道得养,腑气通利,则胃痛不治而愈。

5.糖尿病便秘

【案例】某男,74岁,干部。患2型糖尿病11年,一直服用美比哒和美迪康两药控制血糖, 血糖控制在7~8mmol/L, 近1年来自觉小便频数, 夜间为甚, 每晚要起床6~8次,严影响睡眠,同时伴有大便秘结,3天1次,血糖升至11~13mmol/L, 虽加大降糖剂量(美比哒每日用至15mg, 美迪康每日1500mg) , 血糖仍无法控制。建议其改用胰岛素,但患者忧其麻烦,不愿意采用,随求于中医治疗。就诊时症见:患者身体消瘦,面色苍白,口干,舌质淡,苔略黄腻,脉关部略滑, 尺部重按无力, 空腹微量血糖12.8mmol/L。诊断为脾肾亏虚, 胃热蕴结消渴病。维持瑞易宁2.5mg,每天1次;二甲双胍250mg,每天2次。在此治疗基础上,以麻子仁丸加减:麻子仁30g,枳实、厚朴、杏仁、白芍各10g,肉苁蓉20g,大黄、肉桂各6g。二诊:上药服用3剂后,大便开始通畅,小便减为3次。10剂药后大便正常,每日1次,小便每晚1~2次。30天后,症状基本消失,血糖恢复至6.8mmol/L[全世建, 黎同明, 刘妮.麻子仁丸治疗2型糖尿病便秘40例.陕西中医,2005,26(12):1357~1358]。

【按语】麻子仁丸出自《伤寒论》辨阳明病脉证并治第247条,1“趺阳脉浮而涩,浮则胃气强,涩则小便数,浮涩相搏,大便则鞭,其为脾约,麻子仁丸主之”。本方是仲景专为脾约证而设。脾约的病机各家之说纷纭,其中以柯韵伯之说较为适当。柯氏认为脾约是由于“太阴不开”,脾虚不能为胃行其津液所致,土不能制水,除了大便秘结外,还有小便频数,该病“慢而不治,则饮食不能为肌肉,必至消瘦而死”。与糖尿病的发病机制相似。治法方面,本病为脏腑同病,腑病(胃)为客,脏病(脾)为主。治客须急,治主须缓,病在脾阴,“不可荡涤以取效,必久服而始和,盖阴无骤补之法,亦无骤攻之法”。所以方中取麻子仁甘平入脾,润而多脂,滋阴润肠为君,杏仁润肠,又能宣肃肺气,使表里通达,腑气顺畅,芍药养阴增液,白蜜润燥通便。以上四长治儿童羊羔疯专科医院药共奏滋阴润肠为主,以治脏为主,佐以小承气汤清热泻下,行气导滞,以治腑实。以蜜和丸,取该病“久服始和”之义,所以以该方治糖尿病取得较好疗效。

6.糖尿病

【案例一】某男,52岁。患者患尿崩症多年,曾在医院治疗多次,效果不佳。自诉1个月来口渴多饮,约15分钟排尿1次,兼见大便难解,心烦,咽喉干燥难忍,形体消瘦。脉浮数,苔燥少津。此乃津少肠燥之证,投泄热润肠存阴之剂。麻子仁20g,白芍、枳实、川朴、杏仁各10g,生大黄(后下)15g。二诊:服2剂后,大便通,口渴减轻,饮水减少,咽喉觉有津润,小便次数明显减少。再予辨证用药,巩固疗效而愈[申永和.麻子仁丸应用四则.中国民间疗法,2002,10(10):42~43]。

【案例二】某男,42岁,于1998年8月来诊。患者自1996年6月起出现多饮多尿,每日饮水约8开水瓶,小便日解20余次,经某大医院诊为垂体性尿崩症。服用中西药物治疗2年余,病势日渐加重。刻下:日饮水量及尿量均达到6500ml以上,唇焦口燥,每以舌津润之,久而唇起厚皮如痂,大便燥结,常四五日一行,形如羊矢,努责乃出。舌红苔黄,脉滑数。细阅前医脉案,屡用养阴生津、清胃泻火等品以治之,未料越治越重。黄师寻思良久,诊为肠胃燥热且胃强脾弱之消渴。方用:麻子仁、生大黄各200g,杭白芍、枳实、厚朴、杏仁各100g。上六味炼蜜为丸如梧桐子大,每次10g,3次/天,患者服用上丸1料。二诊:1月后复诊时自诉,服上方5日大便嫉通,口渴亦减,尿量随之减少。服至20余日,大便恢复正常,一日一行,质软易解,日尿量及饮水量均可控制在3500ml左右。患者大喜,遂宗原方制丸1料长期服用,至1999年7月电告,续服上丸3料余,大便恒畅,小便正常,平素之饮水量皆与常人无异,现已胜任日常劳作[李杰,黄明贵.从脾胃论治杂证经验.湖北中医杂志,2001,23(1):14]。

【按语】例一系胃热气盛,水为火迫而偏渗于膀胱,致小便频数;热盛耗津,加之津液偏渗,肠道失濡,故大便坚硬不解。胃热便坚,气盛溲数,二者互相影响,病发消渴,麻子仁丸可润肠通便,泄热存阴以达水津四布、五经并行,则消渴止。

《素问·阴阳别论》指出“二阳结谓之消”,王冰注此“二阳”者,胃及大肠俱热结也,肠胃藏热,则喜消水谷。且《内经》又云:“饮人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精四布,五经并行。”例二盖脾主为胃行其津液,今胃中燥热,脾受约束,津液不得四布,但输膀胱,而致小便频数,肠失濡润,故见大便干结,而津伤口渴,势必饮水自救。可见多饮多尿皆与胃有燥热,脾受约束有关。而《伤寒论》第247条有言:“趺阳脉浮而涩,浮则胃气强,涩则小便数,浮涩相搏,大便则硬,其脾为约,麻子仁丸主之”。昔仲师立小柴胡汤法时有“但见一证便是,不必悉俱”之言,可见活用伤寒方不必强求病家之患与条文丝毫不差。观此病家“小便数,大便硬”则心中已明,可放胆投之,药证合拍,焉有不效之理。

7.老年性精神病

【案例】某男,66岁。久有心烦失眠之症,常见头晕目眩,近1年来大便干结,小便频数,时见神志失常,骂詈不休。经某院诊断为老年性更衣性精神病,予以清热泻火、安神之剂,病情稍有好转,旋即如故。今大便干结已5日,口苦心烦,急躁易怒,胸胁痞闷,舌红少津,边有瘀斑,苔薄黄,脉弦细。此乃津液不足,大肠干燥,肝胆失于条达,肺失宣降,瘀热上犯,上蒙清窍所致。治宜泻火逐儿童癫痫病会产生哪些危害瘀,润燥滑肠。处方:大黄(后下)9g,杏仁、白芍、麻子仁、枳实、厚朴各15g,蜂蜜60g(冲服)。二诊:服3剂,泻下坚硬黑晦如煤之便,烦躁减轻,神识清楚。继服2剂,又泻3次,诸症好转。用上方改汤为丸,调治而愈[唐祖宣.麻子仁丸的异病同治.浙江中医杂志,1985,(4):174]。

【按语】此例之烦躁,乃阴液耗伤,大便不通,邪郁化热所致,临床常见面色潮红,心烦口苦,甚则烦躁不安;胸满厌食,大便不通,舌质红,苔黄少津,脉细数等症。以本方加减治疗老年更衣性精神病,宜重用麻子仁、蜂蜜、白芍。若治疗脑血栓形成后的大便不通,宜改以大黄为君,用量在9~15g之间。

8.精神分裂症

【案例】某女,32岁,初诊时间1998年8月24日。5天前因被人怀疑有偷窃行为,导致情绪不宁,彻夜难寐,食量大增,力大过人,在当地诊断为“精神分裂症”,服西药氯丙嗪、安定等疗效不明显。经过交谈,发现有典型的思维障碍和妄想症状,时见躁扰不宁,态度狂傲,语声响亮,双目圆睁,目光呆滞,面赤舌红,苔黄厚而干,脉弦数而长,沉取稍弱。问诊知大便干结,小便黄赤,即以麻子仁丸治之。处方:生大黄(后下)、麻仁各15g,生龙牡各30g(先煎),枳实、厚朴各12g,杏仁、桃仁各10g。二诊:3剂后,述日解软便2~3次,举止较前有所改善,口干渴,小便赤,心烦多梦,舌红苔薄而干,脉弦数。此为余热未清,再以原方加减进9剂。复诊自述精神转佳,惟觉神疲乏力,夜梦纷纭,面色黄白不泽,舌淡红少苔,脉沉弦。此为邪热去后,心脾两虚,以健脾养心之品调养,9剂后诸症悉除,精神愉快。随访1年未复发[吴中,张玉古,张俊荣.《金匮要略》麻子仁丸临床新用体会.光明中医,2000,15(90):23~24]。【按语】该患者以阳明火旺为主,先有肝胃郁热,再有一定程度的热灼津伤。躁扰不宁、语声响亮、食量大增为肝胃火旺所致,而舌苔干,脉沉取稍弱又是脾虚津伤的表现。麻子仁丸中大黄、枳实、厚朴攻下泻热,麻仁、杏仁生津润肠,芍药敛阴和脾。以攻下为主,攻中有补,攻而不竣,补而不滞。临证中有此病机,合此脉证者,多能用之。

9.神经衰弱

【案例】某男,38岁。失眠3年余,多方治疗无效,患者嗜烟酒,口舌经常生疮,伴头昏头痛,记忆力下降。诊见:情绪易激动,心烦,大便干,小便数,口干,腹胀,嗳气频繁,四肢乏力,脉弦,舌苔黄腻。此乃津少肠道热积所致,用麻子仁丸,每日3次,每次1丸。二诊:1周后精神明显好转,大便软畅,腹胀减轻,小便正常,夜寐好转。此后改为每日2次,每次1丸,再服1周后,诸症消失而愈[申永和.麻子仁丸应用四则.中国民间疗法,2002,10(10):42~43]。

【按语】失眠发病多由阳盛阴虚,阴阳失交,治疗当以补虚泻实调整阴阳为原则,分别治以补益心脾,滋阴降火,清化痰热等法。但本例嗜烟酒,加之失眠日久,阴液暗耗,以致脾气损伤。脾不能为胃行津液而转输膀胱,则小便频数;大肠失养,故大便干燥;脾不能主四肢,则四肢疲困;腑气不通,则腹胀嗳气;肠胃不和,则卧不安。麻子仁丸润肠行气,通便泄热,使腑气通,津液行,脾健胃和肠通,则诸症消除,夜卧能安。

10.化脓性脑膜炎吉

【案例】某男,13岁,于1995年11月16日初诊。3年前出现头痛、呕吐、发热,在当地医院诊断为“化脓性脑膜炎”,经抗生素治疗病愈,近1年来反复发作,每次症状相同,经抗湖北哪家癫痫病医院最好生素及中药牛黄、羚羊角等治疗,数日后病情缓解,但出院后不久又复发,到就诊时已是第8次复发。急查脑脊液:白细胞满视野,(30~45) x 10/L, 蛋白2.13g/L, 糖1.7mmol/L, Clt134mmol/L, 支持原诊断。进一步问诊知,患者平素大便干结,常2~3日一次,学习刻苦,特别是近1年由于反复发病,功课耽误较多,每次病愈后均加班加点补习功课。现已5日未大便,小便短赤,伴发热、头痛、呕吐,舌红苔薄黄,前部剥脱,六脉皆软。遂以麻子仁丸加减:麻仁、枳实、厚朴、玄参、生地、麦冬各10g,桃仁、杏仁、大黄、菊花各6g。开始配合静点抗菌,待脑脊液恢复正常后停西药,中药改为丸剂长期服用,用量以保证大便每日1次,便质正常或稍软为度。连服4个月后停药,随访1年未复发[李杰,黄明贵.从脾胃论治杂证经验.湖北中医杂志,2001,23(1):14]。

【按语】患者平素大便干结,可知脾阴不足,再加学习刻苦,用脑过度,思虑伤脾,更促使病情复发。病机是以脾虚阴亏为主,脾脏虚弱,不能为胃行其津液,则大便干结不下,郁而化火而见发热,胃气不降,上逆而见呕吐,浊气挟火上冲清窍而至头痛。本例患者病本不在头,而在脾胃,从脾胃入手,如釜底抽薪,火熄则水不再沸。前医多用苦寒,脾胃受损更重,虽一时收效,但也导致了病情的加重和复发。

(二)外科疾病

皮肤瘙痒症

【案例】某男,68岁。患者1年来全身皮肤瘙痒干燥,虽经多方治疗仍反复发作。近2个月来且见烦躁、失眠,大便干,小便色黄稍频。脉弦,舌质红少津,苔薄黄。此乃高年血少津亏,燥热生风,不能濡养皮肤而致。予麻子仁丸,每日2次,每次1丸。二诊:3周后症状控制,瘙痒消失。继服当归片,以巩固疗效[申永和.麻子仁丸应用四则.中国民间疗法,2002,10(10):42~43]。

【按语】全身皮肤瘙痒病因复杂,本例患者为阴血不足,津亏液少,燥热生风所致。肺主皮毛,肺与大肠相表里,病起责之于肺,用麻子仁丸增液润肠清除燥热,子润母养,津生血濡,皮肤得以润泽则痒不治而愈。

(三)妇科疾病

阴吹症

【案例】某女,40岁,1998年10月16日初诊。患者因阴中矢气2个月,迁延不愈而就医。前阴矢气,后阴不出,声响正喧无臭味,伴大便燥结,排便困难,时觉腹胀不适,并自觉口干唇燥,饮水不解,饮食如常,小便自利。查:腹部稍膨隆,叩诊呈鼓音,左下腹可扪及肠型包块,按之无痛。舌质红,苔微黄,略厚而干,脉浮而略涩。拟润肠泄热,理气通降为法。方选麻子仁丸加减:麻子仁、白芍、柏子仁各15g,乌梅、大黄(同煎)、杏仁各10g,枳实、厚朴、生甘草各6g,水煎2次,取汁400ml分3次服。二诊:进药2剂后,便秘腹胀明显改善,阴中矢气自解,惟有口干唇燥未愈。续去枳实、厚朴、大黄,取调脾益胃养阴而愈[蒋卫东.麻仁丸治燥咳.江苏中医,1990,(5):25]。

【按语】《金匮要略》云:1“胃气下泄,阴吹而正喧,此谷气之实也,膏发煎导之”。此为润降之法。本例因阴虚脾约,肠腑燥热结滞,腑气不通,矢气阴吹。所用方中以麻子仁、杏仁、柏子仁、白芍润肠通便益脾阴;大黄通腑泻下去燥热;枳实、厚朴通降腑气,助大黄泄热通便,顺其谷道;乌梅既养脾阴又可固涩,制约大黄恐泄下太过;生甘草调和药性。全方合用,达润肠泻热,理气通降而获良效。

友情链接: 武汉中际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重点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专科医院 治疗癫痫的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 北京治疗癫痫的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 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癫痫病专科医院排名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 武汉中际中西医结合癫痫病医院 武汉中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郑州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治疗癫痫的医院 郑州治疗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病医院 贵阳治疗癫痫病医院 癫痫治疗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黑龙江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甘肃癫痫病医院 兰州癫痫病医院 西安癫痫病医院 昆明癫痫病医院 武汉癫痫病医院 北京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长沙癫痫病医院 湖北癫痫病医院 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